第十八章 房东

小说: 异能之唯我独尊 作者: 叶落知秋 字数:3779

  叶宇告别了伍燕,又给广平打了个电话,就走出了校门。他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,在自己身上按照结界的方式,附上了一个灵魂立场。这个灵魂力场的作用是影响所有看到他的人,看到的结果是叶宇想叫别人看到的样子。他觉得自己一个18岁小伙子租房会有麻烦,所以现在别人看到的是一位25-30岁左右的,外表文质彬彬一看就是有文化的男子。

  叶宇做完这些就走了出来,然后打车走了。他是想在附近找个房,反正才开学是不上课的。他在路上买了张地图,想看看中介的信息。

  “在哪租房好呢!”叶宇翻开地图,随手画了一个地方,点了点:“就这里好了!给房介打个电话!”

  地图上面的小广告和便民提示,给了叶宇极大的方便。找到公话,一个电话打过去,对方居然告诉他现在就可以带他去看房。当叶宇表示自己在QH附近的时候,对方甚至表示可以亲自来人接待。

  推掉了房介过分的热情,叶宇搭乘出租车来到位于海淀路的一处电梯公寓。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个中年妇女,迎着叶宇便走了过来:“叶先生是吧?我是鑫鑫房介的刘玉!”

  薄有姿色的刘玉对叶宇的第一印象很好。一身的书卷气,皮肤白皙,双目有神,一看就是个斯文人。这样的房客一般脾气较好,不具备攻击性,人又长得普通,不容易招蜂引蝶,自然也不会影响到房东休息,很适合介绍给那些希望租出单间的房东,或是喜欢合租的房客。

  叶宇笑着向刘玉点了点头:“刘姐你好!”

  简单的招呼之后,刘玉带着叶宇进了公寓,乘坐电梯上了十三楼。

  “叮咚……”刘玉按下门铃不久,便有人将房门从里面打开。

  开门的一瞬,叶宇惯于保持冷静地心脏,居然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起来。他看到了一个足以用极品来形容的女人!这是一个一眼望去无法立即看出年龄的女人,似乎是三十几岁的成熟模样,容颜却是那样的娇嫩,犹如二十许人。稍近一点,只觉其人手如柔荑,颜如舜华,肌若凝脂,气若幽兰,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如梦似幻的美感。

  “如此极品的美女,怎么还需要出租单间?”带着疑惑,叶宇望向刘玉。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已经极为少见了,何况是这般掉下个极品美女来?

  尽管叶宇什么都没说,刘玉还是读懂了叶宇的眼神。她微微一笑,介绍道:“这位就是房东韩欣女士,叶先生的疑问,等下我会给您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  “请!”面色恬静的韩欣神态极为从容的吐出来一个音节。没有一丝尴尬,没有一丝惊异,甚至连眼神都不曾改变过!

  刚刚从韩欣极品容貌的吸引中挣脱出来的叶宇,再次被震撼。那一把清脆,就如一股清冽的山泉,温柔的浇在叶宇的头上,让他的灵魂结结实实打了个机灵。就连埋藏在内心深处,那邪恶的一面,似乎也被洗涤一空。

  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惊奇太多,叶宇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。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梦中,尽管一切看起来都是无比的真实,可那种把握不住、不由自主的难过劲儿,最是容易让人担心这是一场梦!

  换上拖鞋,踩着绵软的羊毛地毯走进客厅,叶宇心中的疑惑更大了。毫无疑问,女主人的公寓,和房内的装饰是有相当差距的。就如同一座外墙残破的房子,内里居然金壁辉煌一样!巨大的落差,很难不让人心生疑惑。

  分别落座之后,刘玉开始为叶宇解惑:“叶先生,请原谅我没有在楼下向您解释清楚。因为我第一眼看到您的时候,就断定您是非常符合韩女士要求的房客!您知道,我们鑫鑫房介一向是以房主的意愿为第一优先考虑因素,所以……”

  叶宇笑着摇了摇头:“这些都是小问题,奔主题吧!”

  一直淡淡地听着刘玉和叶宇交谈的韩欣,此时略带惊异地望了叶宇一眼。一般人听到这种话,不是以为可以一亲芳泽而沾沾自喜,便是因自卑过度的虚假高傲而拂袖离去。像叶宇这样言语直白而又意志坚定的人,可谓少之又少。

  觉得应当给予回应的韩欣,吐出黄鹂般的优美音符:“叶先生,我很欣赏您的直爽。我也不绕弯子,我有一对双胞胎女儿,刚满十六岁,上高中一年级。我老公早逝,这俩可怜的孩子缺少应有的父爱。事实上,我出租房子,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一些真正属于家的温暖。相较于传统的征婚方式,我更信任鑫鑫的眼光。”

  “不是吧?居然打着出租房子的幌子给孩子找爸爸?”叶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头脑发懵,接着才想起韩欣话中传来的信息“有了两个十六岁的女儿?”卖膏的!即便是用来吓唬叶宇,他也有自信淡然自若。可是听到这条信息,叶宇却有一种晕过去的冲动。不要说自己才18岁,和韩欣相差好多。就是韩欣的两个女儿就和自己差不多大了。叶宇一看这苗头,都吓的想撤。但是又色色的想,这不是更方便自己一亲芳泽了吗。于是叶宇决定看看韩欣到底是什么意思,行的话就住下。

  “您的意思是这是一次变相的相亲?”缓过劲儿来的叶宇下意识的问道。目光落在韩欣绝美的面孔上,叶宇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当他的视线停在韩欣隆起的一对绵软上面,险些再也无法挪开。生过孩子的女人,的确不一样,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啊!

  韩欣被叶宇这话羞红了耳根,这种问法未免太过直接了,给韩欣的感觉,就像是直接说:“我们今晚上床吧!”这样强烈的刺激,可不是她这种良家妇女能够接受的。于是,韩欣已经默默的给叶宇下了一个定义:披着羊皮的螃蟹,说话都不会拐弯!叶宇本来就不大,缺少生活阅历,当然想到什么说什么啦

  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宽松的生活环境,是韩欣建立自信的基础。她很快稳住心神用清朗的声音道:“叶先生,我想您误会了!父爱是一种宽厚的情感,就像母爱一样,非常的博大。对于您来说,给予的同时,也是在收获。有句话是这么说的: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!我很希望您能慎重考虑!”

  叶宇不得不承认,韩欣的声音很有蛊惑力,简简单单的说辞,从她嘴里出来,简直就让人生不出反对的念头!这种近乎妖异的能力,几乎让叶宇误以为韩欣也和自己一样,有着某种特殊能力!

  心中的疑窦几乎只存在了一瞬便消失了,叶宇没有感觉到韩欣的哪怕一丝威压!对,最重要的就是威压!更何况自己的灵魂强大的叫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具备灵魂层面上的特殊能力,彼此接触的时候,会自然的相互产生威压,可韩欣身上没有那东西,自己也感觉不到一点灵魂之力上的振荡,她声音的感染力,或许只能用天生魅惑来形容了。

  叶宇靠在沙发上,笑着点头道:“韩小姐,我不得不承认您很会说话!我差不多么被你说服了!只是我想知道,我获得您房子的居住资格,需要付出什么,你们如何验证?”

  韩欣眼睛一亮,望向叶宇的眼神益发的不同起来。和聪明人说话,总是比较省力,我喜欢!韩欣念头一转,绽开笑颜道:“叶先生,您很聪明。我也不多废话,租我的房子,不用给房租,但要闯过我设的三道难关。”

  “不要房租?居然还有这等好事?”叶宇心中一阵诧异,随后便一阵释然:拥有自己的电梯公寓,家中装饰豪华,如果还要依靠出租单间来混生活,未免也太掉价了。反正自己原来就不准备拿钱来租房,这样一来就不需要用异能修改房主的记忆了,也给自己省去了不少隐患。想到后面,叶宇更是微微有些窃喜。

  “没问题,我答应了!”叶宇爽快的答道。

  刘玉听到叶宇答应,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,站起身对韩欣道:“欣妹,我可先走了,你千万要爱惜点自己,不要太操劳了哦!”

  韩欣一下子便听出了刘玉话中的调笑意味,心中一颤,脸上堆满红晕,连忙起身轻嗔道:“胡说什么呀!我送送你!”

  韩欣连连摆手,嘴上依然轻笑连连:“不用!不用!我自己走就好,你可千万要招呼好客人!”

  坐在一旁的叶宇,听出一丝暧昧的味道,心中不由一荡:莫非……莫非是要测试我的性功能?想到这个,叶宇不由也微微起了反应,眼神更是情不自禁的跟着韩欣的部移动。那对浑圆饱满随着莲步轻移而左右摆动,带起阵阵波浪,勾人到了极点。尤其擦身而过的刹那,一抹幽香涌进叶宇鼻息,更是引得叶宇几乎瞬间昂扬。

  韩欣将刘玉送至门外臻首探出房门,身子却留在房内,低声对刘玉道:“一切按计划行事,一会儿你可千万别忘了让我女儿开门进来!”

  韩欣促狭地挤了挤眼睛笑道:“我看这男人不错,脸蛋虽然文文弱弱的,身上的肌肉却挺结实,尤其是他的鼻子大而饱满,在床上一定很强。不如,你就假戏真做,和他成了好事吧!反正,你也苦了那么久!”

  韩欣闻言大羞,再也顾不得保持自己的仪态,探手便伸向刘玉的:“你个小浪货,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!”

  刘玉笑着跑开了,闪身钻进电梯间,临走还不忘再留下一句:“过了这个村儿,可就没这个店儿了!”

  韩欣倚在门框上,身上有些绵软乏力。对自己的身材和容貌,韩欣还是很有信心的。出于女人的敏感,韩欣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对男人依然有着强大的吸引力。就连这个叶宇,刚刚都还盯着自己的胸部呢!不如真照着周姐说的,假戏真做?心中涌出这个大胆的想法,韩欣不由一阵脸红心跳:“呸!我这是怎么了?该不是想男人想疯了吧!”

  想起叶宇,韩欣差点惊叫出声。自己居然把房客丢在客厅里,自己一个人倚在门框上浮想联翩。若是这事传出去,脸肯定要丢光了!

  叶宇的目光定在韩欣圆润挺翘的部,久久舍不得离开。随着韩欣探头的动作,部翘的尤其高耸。米色的居家长裤上,绷出内裤的痕迹。以叶宇锐利的目光,可以清楚的看出那只是一块窄窄小小的布片。

  “情趣内衣?”叶宇因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激动起来。偷窥居家少妇,居然让叶宇的心神有一种战栗的快感。

  鼓胀到几乎爆棚,叶宇只得调整了一下坐姿,两手相合,手腕分别盖在两条大腿跟上,如果不是近距离光看,一般不容易发现他的异常。

  关掉房门,韩欣低着头转身,娉娉袅袅地走向叶宇。

  狠狠盯着韩欣的丰,叶宇的满脑子邪恶的想法,却不料对方出其不意的转身。变起仓促间,叶宇只能勉强维持镇定,微微对韩欣笑笑,迷惑对方的视线。

  (未完待续,明天上午传)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